28位圈内人揭假球六动机 某球队争冠买球成惯性

扫赌风暴掀起至今,被警方调查过的足球界人士不计其数,但目前被公开认定的假球、赌球场次并不多。但这不等于是说,没有涉及到的俱乐部就都干净,实际上,绝大多数俱乐部都曾涉假,这在足球圈内,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为此本报记者历时数周采访了28位很有地位也了解内情的足球圈内人士,了解到很多内幕。

赌球渗入中国联赛超过10年,在最疯狂的时期,绝大多数球队都有人涉赌。不过,赌球更多停留在球员层面,俱乐部直接参与赌球的,总体来说还比较少。但少不等于没有。

实例:王珀是这其中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他没有足够的影响力和能力,来与对手一起控制比赛,干脆就安排自己的球队故意输球。这样做,虽然达到了赌球的目的,代价却也非常大。更高明的俱乐部,会是比赛双方联手,非常精准地控制住比分。譬如,早些年的一场甲A比赛开战之前,球员们就都已经知道了最终的比分。那是一场分差悬殊,总进球数非常多的比赛,当有球员向相熟的记者“预测”出比分时,还没有人相信他。但当比赛结束,记者们全都目瞪口呆,控制胜负一般来说比较容易,但如此精准地如约打出事先设计好的比分,不是所有球队都能做到的。

相比于夺冠,每年的保级大战可能更为惨烈。一方面,冠军之争持续到最后一轮的不多,而在积分榜尾,经常是最后时刻才能见分晓;另一方面,保级队伍往往也比较庞大,形势更为复杂。从需求的角度来说,保级球队也是假球市场上最大的买家。

实例:当年的渝沈之战,就是一场典型因保级而产生的假球。金德向周伟新行贿,青岛中能通过足协向黄俊杰施压,寻求照顾,这虽然都没有牵扯到对方俱乐部,但也都是为保级涉假。其中,金德的工作做到了前面,2004年他们对阵国安时,联赛下半程还未过半。圈内人士介绍说,保级大战中买球卖球现象曾非常普遍,不少俱乐部都有专人在做这项工作。

上不能夺冠,下不用保级,这样的俱乐部也需要买球吗?答案是肯定的,因为他们也需要达到预期的成绩指标。有的时候,成绩指标是必须完成的硬性任务,也有的时候,成绩指标干脆就直接与经济效益画等号。

实例:圈内人士举了这样一个例子:赛季之前,某地政府就为球队确定好了成绩指标,同时提出,如果完成任务,可以为他们联系到一笔价值数千万的赞助款。否则,分文没有。该俱乐部在联赛中属于中游水平,保级不难,想要达标,却也不那么容易。联赛末期,为了能够完成任务,拿到这笔巨额赞助款,他们想尽了办法,多次找对方俱乐部买球。类似的情况还有不少,不同的俱乐部有不同的定位,为了达到各自的目的不择手段,也就不难理解假

能够参与夺冠的队伍,自身实力往往都很强,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们经常也会动用非常手段。相比于通过自身实力赢得3分,收买对手来得更直接,也更有把握。圈内人士透露说,某队在争冠过程中,买球简直就是习惯性行为,哪怕是通过自身努力战胜对手的概率非常大,他们也懒得去拼,而是直接在赛前找到对方俱乐部,花钱买分。

实例:当然,也不是所有的收买都能成功,争冠球队买球失败的例子也有不少。譬如另一支强队,曾想通过收买对方后卫赢球,结果,对方后卫倒是如约放水,但不知情的前锋却进了球。比赛最终打成了平局,钱自然也就不用付了。这么做,显然不如直接找对方俱乐部买球稳当。申花通过足协高层控制裁判,进而达到赢下夺冠关键战役的目的,就是一个已被司法部门认定的案例。

一级联赛的重点是夺冠和保级,二级联赛的重点则是晋级。已经被罚降级,通过上赛季的努力又重返中超的广州、成都两俱乐部,就都是在以前冲超时出的事。广药俱乐部收买绿城球员,和成都谢菲联俱乐部收买青岛海利丰,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冲超。

实例:在广药涉假的过程中,绿城扮演了受害者的角色,当时他们也有希望冲超,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xxrly.com/,英超不想却被球员给出卖了。不过,没有几家俱乐部的历史是干净的,作为当年“甲B五鼠”的一员,当年绿城也曾因涉假,而被足协处罚过。

也有这样一种类型的球队,整个赛季中表现非常不稳定。上半程他们往往踢得非常好,积分很高,能够排在联赛前几位,但到了下半程,却接连输球,最终稳居中下游。是球队内部出了问题吗?有时候,答案是否定的,因为这一切都在教练的计划之内。

实例:圈内人士透露说,曾有个别人脉很广的教练,把联赛当成是一笔生意来经营。他的球队不强也不弱,从联赛一开始,他们就开始买球。这个时候,价位肯定很低,用相对少的代价,就可以换得足够的积分。等到了联赛末期,夺冠球队和保级球队的形势都开始吃紧,他们就有了足够的资本来卖球。由于行情看涨,联赛初期用于买球的钱,不仅可以轻松赚回来,而且还会有很高的盈余。(半岛晨报 记者隋海涛)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