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亿英镑黄了!曼联球迷因欧超抵制格雷泽吓跑赞助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xxrly.com/,英超

3:1战胜阿斯顿维拉,曼联五天三战的魔鬼赛程开了个好头,明年的欧冠联赛席位也基本锁定。然而老特拉福德上空依然阴霾满布。球迷发动示威、入侵“梦剧场”,导致原定5月2日与利物浦的联赛“双红会”延期。现在示威人士继续放风,声明会继续发动阻碍补赛进行的攻势。

曼联球迷的目标直指俱乐部掌权人格雷泽家族。双方的针锋相对旷日持久,并且总会因一定的契机而酿成大规模的对立事件。本次示威的导火索在于早前的欧洲超级联赛不得人心。欧超结局仍未笃定,曼联内部的资本与球迷斗争也未划句号。(延伸阅读: 欧超颠覆欧冠!50亿刀美资驱动欧陆G12造反 )

曼联在欧超中扮演的核心角色显而易见。欧超的高管共有五位,皇马主席佩雷斯担任主席,尤文、曼联、利物浦、阿森纳的老板或主席分别担任副主席。换句话说,这次曼联对利物浦,两位老板都是欧超搞手。其中曼联由联席主席乔尔·格雷泽代表出任欧超副主席。(延伸阅读: 欧超48小时瓦解实录:美国资本和文化输出的罕见败局 )

欧超并非曼联和利物浦近期唯一一出“改革”闹剧。2020年底,“双红”提出英超改革,提出英超球队减少到18支、直接降级名额减少到两个。最凶狠的两点“诉求”均落在钱袋子上:英超降级球队的“降落伞基金”取消,调拨25%的英超收入给英格兰足球联赛(EFL,英冠、英甲、英乙、联赛杯等赛事的管理方);英超内部取消每俱乐部拥有投票权的机制,九家核心俱乐部拥有“特别投票权”。

所谓英超改革,本质上是以曼联和利物浦为代表的豪门,希望攫取更大的权力。这项改革提议最终被抵制。但结果“双红”竟然暗中瞄准欧洲,炮制出更轰动的“改革”事件。

“巧合”的是,三家积极参加欧超规划的英超俱乐部,均由美国人控股。而欧超也表现出美国资本整体对欧洲足球的磨刀霍霍:为欧超提供前期启动的融资的摩根大通,是美国著名的金融机构;各个球队一起组成个名额永久的商业联盟,这是美国NFL、NBA、MLB等美国体育赛事的经典玩法……

在职业足球商业化不断加深的时代,外来资本进军的大势不可逆转。然而各类中东资本、中国资本、泰国资本、俄罗斯资本入主后,多是以积极的投资为主调,帮助俱乐部竞技水平提升。这一类资本方对足球项目自身的盈亏没看得那么重,只是希望借助足球俱乐部增加投资方在其他方面的影响力。

而惯于在华尔街躲闪腾挪、利用美元信用机制敛财的美资,却非常看重直接利用俱乐部投资来获利。其中三家英超俱乐部中,利物浦的投资方芬威体育集团相对比较有“良心”,利用股东借款等方式支持俱乐部建设,最终帮助红军先夺欧冠、再获梦寐以求的英超奖杯。不过英超、欧超改革方案,体现出芬威集团毕竟还是渴求投资利润。

阿森纳的老板克伦克受欢迎程度是氛围集团的反面。这位NFL圣路易斯公羊的老板购入俱乐部后,以零后续注资的一毛不拔而著称,难为阿森纳自己的管理团队自负盈亏。反正在著名体育俱乐部估值总在上涨的趋势下,即使枪手不断遭遇竞技挫折,也不影响克伦克长期持有、资产增值,只要最后找个高位出手就赚开花。

但论财技还是格雷泽家族才是足坛独步。犹太人用曼联资产抵押的高杠杆手段收购曼联,令全世界最富有的俱乐部变成负债累累,每年单是利息都要偿还6000万英镑。后来他们还炮制出发行债券还旧账的奇招。然而格雷泽还以俱乐部每年盈利的名义分红,腰包大幅鼓胀,可谓商业奇才。

格雷泽家族被球迷称为“吸血鬼”。从其入主开始的“热爱曼联,痛恨格雷泽”口号,到自立门户从业余联赛重新开始的新俱乐部联曼,到以曼联前身纽顿希斯金绿配色为主题的反对运动,到“红色骑士”借势尝试收购曼联……曼联球迷与老板对抗的16年中,大小场面不断。

但格雷泽家族屹立始终。“教父”弗格森爵士恐怕是家族一大贵人。当年爵爷还在位时,靠着精打细算保住俱乐部战绩,来稳固着俱乐部的商业价值。同时爵爷在位时严禁曼联进驻社交网络,相当于俱乐部的商业价值仍未完全释出。弗格森退休后,曼联马上走上成为“社交网络最受欢迎足球俱乐部”的大道。曼联总经理伍德沃德号称招商奇才,但恐怕这离不开爵爷控制了俱乐部商业价值的爆发时机的功劳。

不过好事难久,示威者这一波发难,终于断了格雷泽的部分财路。THG集团旗下运动营养品牌“我的蛋白质”(Myprotein)原定与曼联达成意向,以10年2亿英镑的价格,拿下曼联训练服和训练中心的赞助权益。结果示威者以一项“一分都不再花”(Not A Penny More)的运动吓退商家。他们打着“曼联球迷”的旗号,告诉TeamViewer、阿迪达斯、泰格豪雅等新老赞助商,“你再跟格雷泽家族合作,我们就抵制你!”THG集团正是因此暂时搁置赞助计划。这意味着现训练服赞助商怡安保险赛季末赞助到期后,曼联断了一大财源。

示威的最终目的是逼格雷泽退出,结束红魔被财技玩弄的时代,最好还能掀起英超改革浪潮,将英超俱乐部改制为球迷具有线”股份制度。

不过按照英国的环境,球迷很难通过示威形式实现目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被这个诞生了亚当·斯密的国度奉若圭臬。英国首相约翰逊虽然旗帜鲜明地反对欧超规划,然而谈到老特拉福德破坏事件时,就有其他看法。他说“破坏不是好主意,虽然我理解他们的想法”。破坏行为假如升级,约翰逊恐怕连现在这种“好语气”都要更换。

当然,“神圣不可侵犯”论只是一种幌子,欧美政府利用反垄断、反腐败、国家安全等名义要求企业分拆的例子,可谓屡见不鲜。然而就曼联事件来看,政府下场为民众吹风显然不现实。曼联是格雷泽通过合法方式成功拥有的资产,通过民意声浪来赶投资人下台,风气必不可长——这将冲击到英国的投资环境,而足球投资本来又为英国经济带来明显的支持。

球迷发难最理想的结局,也许是格雷泽确实感受到压力退场,然后有类似卡塔尔体育投资集团或阿布扎比联合集团等土豪入局。但即使出现这种场面,也绝非格雷泽“失败”。不说格雷泽十多年来通过分红赚得盆满钵满,就算是现在出让俱乐部,按照俱乐部估值大概可作价数十亿美元,而当年格雷泽收购的代价不过是8亿英镑。就算疫情影响交易额,格雷泽获得100%回报轻而易举。

更可能的场面是,见惯“大风大浪”的格雷泽继续翻云覆雨。已故的格雷泽第一代人物马尔科姆·格雷泽,80年代以通过福米卡塑料公司和哈雷戴维森机车收购案在美国商界声名鹊起。他在公开市场买入两家公司的部分股份后,放出全面收购的风声,让公司股价应声而起。最后“收购失败”,但老格雷泽通过卖出高价股票获利,并引发公司股价随即大跌。两家公司指控老格雷泽操纵市场,但证据不足败诉。老格雷泽数钱笑嘻嘻,为其后来在NFL坦帕湾海盗和曼联身上“再施所长”积累资本。现在单靠曼联球迷闹哄哄,恐怕第二代格雷泽内心淡定。

球迷受不了老板,但可能球员更加无辜:与利物浦的补赛增大了球队压力,在欧联杯决赛之前也承受在左右做人难的气氛。而本来这是一个曼联走向正轨的赛季:与曼城的冠军争夺战坚持到联赛末段,创造联赛逆转纪录,有机会用第二座欧联杯奖杯结束赛季……一番扰攘之下,曼联的竞技再走歪路,代价可谓最为惨痛。在这一层面上,大概会有更多曼联球迷不同意示威者的极端做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